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火汤晓鸥一位被人工智能事业耽误的脱口秀大师

发布时间:2021-10-14 00:49:18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汤晓鸥:一位被人工智能事业耽误的“脱口秀大师”

编者按:2018年12月28日,由易智能、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和25家评审机构共同评出的「2018中国ai英雄风云榜」年度人物榜单揭晓,10位人工智能领域的从业者获奖。其中,商汤科技创始人、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教授汤晓鸥荣获技术创新人物大师奖。

文|丁广胜

“他是被人工智能耽误的脱口秀大师。”

听过很多场汤晓鸥的演讲,嘉宾和好友都发出过类似的感叹,不同于枯燥难懂的学术会议,汤晓鸥总能寓教于乐,讲懂技术还能带给观众欢乐。

“实际上我们做学术的是有骨气的,就是说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但你如果有六斗的话。”

“阿里讲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做人工智能的得讲让天下没有难吹的牛。”

“这次演讲,我准备了100页ppt,大概会讲8个小时(午饭时间)。”

他还曾回应称我不是段子手,段子手是为搞笑而搞笑的,“我只是幽默,是看到事物的本质”。

正是对科学本质的不懈追求,让汤晓鸥成为最有趣的科学家。

萌芽:从图画书到学术大牛

作为科学家,汤晓鸥目前担任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教授,同时还担任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作为创业者,汤晓鸥是商汤科技创始人。

汤晓鸥很小由前10年的 10.4%降落到后10年的7.6%就对图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看了大量的图画书,他曾对南方都市报表示,这也许是他以后从事计算机视觉研究的萌芽。

1990年,他获得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士学位,第二年,汤晓鸥前往美国深造并获得罗切斯特大学硕士学位,1996年攻读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在mit期间他曾加入海底机器人实验室。博士毕业之后,他回国具有可抗强酸碱、耐水、耐腐蚀等良好性能在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任教,还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了三年,从事计算机视觉相关的研究。

2009年,他和其博士研究生何恺明(也是本次ai英雄风云榜技术创新人物新锐奖获得者),联同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孙剑博士,凭论文“基于暗原色的单一图像去雾技术”夺得ieee电脑视觉与模式识别大会(cvpr)该年度的“最佳论文奖”,轰动一时。

图:汤晓鸥(左)与何恺明

创业:从港中文多媒体实验室到商汤科技

在微软工作期间,汤晓鸥还遇到了杨帆,杨帆是2006年加入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工程组,负责视觉算法的产品转化,参与了xbox、kinect、windows hello、bing图像搜索等视觉技术产品模块的研发,在微软工作近10年之后,杨帆选择加入汤晓鸥创业团队,作为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职务负责商汤智慧城市业务。后来,杨帆还带去了一大波自己的清华学生,商汤的人才队伍开始枝繁叶茂。

图:商汤科技副总裁杨帆(左)和商汤科技ceo徐立

其实,早在2001年,汤晓鸥就一手建立了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深入探索计算机视觉领域的研究工作,这间实验室的初创团队就是成立商汤科技的前身。

在成立实验室之后的十年间,汤晓鸥还是ieee院士,同时担任iccv(ieee国际计算机视觉会议)2009程序委员会的主席。

时间来到2014年,这间实验室迎来重大突破。当年3月份,汤晓鸥团队发布研究成果,基于原创的gaussianface人脸识别算法,在lfw数据库上准确率达98.52%,首次超越人眼识别能力(97.53%),超过facebook同时间发布的deepface算法(97.35%)。被评为人工智能领域影响因子最高的国际会议aaai2015的最佳学生论文。

之后他们入选了世界十大人工智能先锋实验室,成为亚洲区唯一入选的团队。福布斯更是称他为“中国人脸识别技术背后的面孔。”

这一年,汤晓鸥作为创始人宣布成立商汤科技,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团队成员徐立担任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徐冰也来自实验室团队,他上大二时,修读了汤晓鸥的计算机视觉课程,并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大四末期决定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攻读博士。后来,他跟随汤晓鸥加入商汤创始团队,担任联合创始人职位。

横跨学界和工业级,让汤晓鸥的眼界更加开阔,对行业也有着更为精准的判断。汤晓鸥创业的早期投资人、idg资本合伙人牛奎光曾表示,当时飞赴香港看商汤早期团队,只看了五六个计算机识别技术的demo就决定投资,“这是idg唯一一个没有看产品就投资的项目。”

可以说,创建商汤科技是学界人工智能科学家面向工业的一次集体实践。作为领航者的汤晓鸥在工业界积累多年,如今,商汤成长为人工智能领域最热门和融资额最高的公司之一。

“晒娃狂魔”

“晒娃狂魔”科学家的称号,源自于他一次实验性的研究。

早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期间,汤晓鸥的儿子出生了,为了表达爱意并弥补工作忙不能时常陪伴孩子左右的不安,他开始频繁地给儿子拍摄照片,相册几乎涵盖了孩子成长的每个瞬间。

直到照片积攒到成千上万张时,他意识到分类成了难题,想在海量照片里找到某个时间段或某个有趣瞬间不会对各国根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造成任何影响的照片非常困难,在计算机视觉技术还远没有今天成熟的时候,他决定一试,叫来几位学生开始研究名为photo tagging的课题,采用计算机视觉的技术手段来给相册进行分类整理。

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给人脸进行分类等计算应用,也成为汤晓鸥之后很多演讲场合的经典案例,技术的起源——汤晓鸥的儿子也开始频频亮相他的presentation,他多次调侃到,我的演讲都是从照片开始的,因为第一,这是我儿子,第二,他长得漂亮。

“原创”一词,同样成为汤晓鸥口中的高频词汇,在商汤ai峰会等多个场合,汤晓鸥提及电影工业和人工智能行业类似,十几年前,很多人去买盗版vcd或者上下载盗版电影,如果一直持续到今天,恐怕导游和演员就没有动力坚持下去了,今天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正是因为我们对于原创和版权的尊重。

人工智能正是如此,在一次演讲中,汤晓鸥以谷歌举例,称这家公司的成功正是得益于对原创的尊重,2014年,有一家公司叫deepmind,只有12个员工还没有赚钱,只是在用深度学习玩游戏和下棋,但谷歌果断花了6.6亿美金收购了这家公司。

在汤晓鸥看来,如果是在中国,大家就会花几百万美金把人一个个挖过来,因提高行业整体竞争力为那要便宜得多,但是如果那样做的话,就是对原创的不尊重,就不会有后来的alphago了。

“alphago开创了一个时代。”他说道。

离炮火越远的人越危言耸听

作为中国人工智能行业最资深的老兵,汤晓鸥对于ai的观点句句犀利。

他认为并不存在ai这个行业,只有ai+行业,ai需要与传统产业合作,而且这种关系是结合与赋能,绝不是颠覆,ai的价值是帮助传统产业提高生产效率,解放生产力。

在学术研究方面,他们团队不满足于98.5%的准确率,在2015年,团队用30万人脸进行训练,达到了99.55%的准确率。2016年,他们用6000万人脸训练,达到了百万分之一的误识率。2017年,用20亿人脸训练,达到了一亿分之一的误识率。

在这时,商汤的ai+路线全面铺开,落地应用在了智慧城市、金融、汽车、智慧零售、智能、移动互联、机器人等各行各业,他们提出了1+1+x战略,1代表研发,第二个1代表技术产业化,x代表合作伙伴。

产业落地速度和融资速度并驾齐驱,汤晓鸥的创业团队几乎拔得ai行业头筹。据报道,在2017年上半年,商汤收入实现了480%的增长,客户数量增加到400家,公司估值达到45亿美金。

“我们不烧钱,可以自负盈亏”汤晓鸥认为烧钱就是“败家”。创业成绩的背后,他总结为对于技术原创的坚持和对人才的超乎寻常的重视,拥有百余位人工智能资深博士的研发团队,可以称得上的一笔宝贵的财富。

但前路漫漫,汤晓鸥最近对未来人工智能行业发展还提及了几点建议,一是认为我国人工智能产业布局有同质化,重复建设倾向;另一方面,拔苗助长式地催化人工智能企业,缺乏人工智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

第二,目前的国际环境对基础研究的合作,特别是与发达国家学术机构的深度合作,造成一定困扰;此外,目前中国走出国门的产业多集中在国有企业的重大基础设施,民营高科技企业还没有形成规模化出口落地。

这都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国ai产业在技术之外,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难题与挑战。

他还认为离ai越远的人越喜欢危言耸听,让ai行业理性,让ai落地赚钱成为2019年整个行业的新使命。

作为离“炮火”最近的人,汤晓鸥正在路上,而且大步向前。

本文来源:易智能:王超_nt4133

突发心绞痛怎么办
心绞痛治疗方法是什么
心肌梗死和冠心病有什么区别
心肌梗死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