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海共同开发区与亚洲海上丝绸之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28:54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南海共同开发区与亚洲海上丝绸之路

中国页岩气网讯:十分诱人的泛亚洲能源网络正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南海则位于这一网络的核心位置,能够同时解决大量的经济、领土、环境和地缘政治问题。

在中国领导人最近的东南亚访问中,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都表示支持南海公共开发区。这一区域的最终形成需要国家间的分担、信任以及长远的打算。本文将考察南海的联合开发区形成的可能方式。

如果这一提议得以实现,将会是怎样的图景?有四个区域看起来最有可能:两个位于越南附近,另两个位于菲律宾附近。

如果联合开发区得以实行,需要为这些区域内的能源资源(主要是天然气)搭建进入市场的途径。一个地区性范围内的天然气管道则可以提供这种可能。

该地区性天然气管道的北面部分可以经由香港一路北上,南面部分可以从印度尼西亚的纳土纳群岛一直南下。管道的西侧可以穿过靠近越南近海的浅层水域,东侧可以穿过婆罗洲、菲律宾和台湾地区。这一设想的某些碎片已经以各种形式存在了。

就该设想本身而言,中国提出了联合开发区的想法。东南亚国家内部则已经通过跨国天然气管道连接了部分国家。同时,一些私人公司、研究机构以及多边机构则提出了一系列内容十分相似的扩大该地区跨国基础设施的想法。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想法延续下去。

亚洲开发银行可以主导这一设想的实现。该银行开始组织了一个特别的亚洲部长级会议,通过谈判来深化该地区能源经济的跨国融合。

跨国综合性能源传输系统、更深度融合的多边能源市场所连接的联合开发区可以实现这一想法。

以下是针对中国南海四个可能的联合开发区更为详细的考察。

北部湾

北部湾位于中国南海的西北部,其东面是中国海南岛,西面则是越南。中国和越南的两家国家石油公司,越南石油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已经准备开始在该区域进行合作。两大石油公司协议在2016年前共同开发该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

这可以成为中国和越南两国其他合作协议的先导,减少两国其它近海地区的争议。

越南南部

越南和中国都声称对胡志明市东南部有着丰富能源资源的水域拥有主权。越南正与一些外国合作伙伴一起开发越南南部地区的水域。同时,CNOOC也公布了该地区的开采区域。

冲突与争议就此产生。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是中国和越南将两国在北部湾的协议作为合作模板来开发和发展该区域的能源资源。

CNOOC可以提供开发所需的资金和技术。越南可以提供为天然气管道运输提供近海的修建通道。

就合作而言,在四个可能的南海联合开发区中,靠近越南南部的水域需要最大程度的合作意愿,也具有最大的复杂性。

礼乐滩

在中国南海东侧,领土争端更加激烈。即便如此,合作的迹象仍然十分明显。

菲律宾与英国合资的公司Forum Energy PLC正与CNOOC进行谈判,讨论在靠近菲律宾南部巴拉望岛的礼乐滩进行联合开发的可能性。

各方都将从中获益。CNOOC拥有深海能源开采的专门技术。菲律宾拥有直通到已经开采多年的Malimpaya油气田的管道设施。这一管道可以进一步延伸至更新的联合开发地区,例如位于该地区西南方向250公里的Sampaguita油气田。

黄岩岛

迄今为止,在黄岩岛周边海域活动的主要是渔民。然而,菲律宾、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地区均声称对该岛拥有主权。

虽然该地区进行大规模能源开采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证实,但渔业资源以及航行权利已经成为了触动各方战争敏感神经的焦点。

合作的模板:天然气管道互联

构建一个互联的亚洲天然气管道系统的想法并不新鲜。大量的类似计划早已经出现。需要做的是去找出它们之间的相似之处,以及如何将这些不同的计划结合起来。

跨东盟天然气管道是目前南海地区多边基础设施设想中起步最高的一个。在该理念下,东盟各成员国希望能够进一步深化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湄公河流域国家之间天然气管道的跨境互联。他们还希望在南海东侧建造一条一直通往马尼拉的新管道。

沿着越南的浅滩海岸线建设天然气管道的想法也已经不再新奇。两家不同的马来西亚公司均提出过沿着南海西侧建设天然气管道的计划。第一个计划名叫跨东方天然气管道(Trans-Oriental Gas Pipeline),由马来西亚的公司Panel Point所提出。另一个马来西亚公司Distinct Objective则提出新建一条管道,将天然气从马来西亚半岛一直输往韩国。这两条天然气管道的修建线路都与泛亚洲天然气管道的线路类似。

泛亚洲能源网络

Grenatec相信,中国南海地区与能源资源相关且逐渐升温的领土争端,可以通过在联合开发区构建共同的能源传输系统而得以缓解,并有利于地缘政治合作

这一能源传输系统可以通过竞拍近海区域的使用权而获得资金,为地区性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获得资金来源,并创立一种基于价格机制解决领土纠纷的长效机制。

受益者将不仅仅是天然气工业。天然气管道所经过的区域同样可以成为输电线路、光纤电缆等其它基础设施的铺设走廊。

目前,南海海域内的光纤电缆纵横交错。它们都是在过去的20年内铺设的,且一直都运行良好。天然气管道的建设不过是在当前已经大量存在的基础设施网络中再叠加一个新的类别。

光纤电缆和天然气管道就位之后,输电线路则可以成为下一个建设的重点。在南海建设大容量输电线路,以深化区域能源市场的一体化的详细建议书并不鲜见。

东盟提出了跨东盟电力网络计划来补充跨东盟天然气管道的建设。这将深化东盟成员国之间的电力互联。日本的电信业亿万富翁Mahayoshi Son出了更为宏大的亚洲超级电网的设想。Son提出在南海的西侧和东侧都铺设大容量高压直流输电线路,从而形成一个能够直达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地区电力网络。

我所在的机构,Grenatec,将跨东盟天然气管道、跨东盟电力网络以及亚洲超级电网等设想捆绑到一起,形成一个更宏大的设想。

我们提出了一个由电力线路、天然气管道以及光纤电缆组成的,从澳大利亚,经东南亚一直北上至中国、日本和韩国的综合性基础设施网络——泛亚洲能源网络。

下一步行动

十分诱人的泛亚洲能源网络正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南海则位于这一网络的核心位置,能够同时解决大量的经济、领土、环境和地缘政治问题。

并且,时机也正刚刚好。未来十年内,亚洲将花费数万亿美元用于各类新的能源和通讯设施的建设。如果能够考虑地更为长远,这些基础设施能带来经济回报将更为持久。

亚洲开发银行目前涉足了一些大规模的多边基础设施的实际建设之中,而南海正是它所关注的地区之一。该行已经召集了亚洲的能源部长级会议来讨论深化亚洲能源市场的合作和一体化,希望能够到2030年形成一个“欧洲式”的一体化能源市场。

跨东盟天然气管道和电力网络可以成为进一步向北至中国以及向南至澳大利亚扩展的起点。该会议还讨论了用于支持此类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的市场机制。征收地区性的碳税并投资于基础设施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方式。

随着亚洲逐渐成为全球最大的区域经济体,它将面临一系列的选择。为了所有人共同的利益,建设一个更为一体化的能源基础设施可能将是最终的选择之一。本文所述的以上内容则为该一体化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了路线图。

责编:王亭亭

莱西定制工作服

淮北订做工服

从化定做工服

拉萨设计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