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安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通宵暴走猝死成都工程师留下百万加密软件

发布时间:2020-01-14 19:09:06 阅读: 来源:安全阀厂家

8月6日,妻子展示丈夫郑佑平留下的软件加密狗。(电脑桌面为郑佑平照片)

征集解密高手,为死者家属出谋划策

8月5日,39岁的郑佑平在参加完绕三环徒步活动后,倒在了三环路的辅道上。

郑佑平是一位优秀的软件开发工程师,他生前有三个软件即将开发完成,业内人士称,这三个软件的专利至少价值百万元,但与软件同时留下的,还有三个“加密狗”,密码只有郑佑平自己知道。

华西都市报今日面向广大读者征集解密人才,为唐菊出谋划策。华西都市报记者崔燃刘春梅摄影郝飞实习生蔡捷文

猝亡:他可能是第一个通过终点的参加者,但最后倒在了路边

猝不及防:他生前有三个价值百万元的软件即将开发完成,但”加密狗“密码只有他知道暴走三环他倒在路边

8月5日清晨6点过,有市民拨打110称,距三环路琉璃立交约1公里左右,麻柳湾中石油加油站外左侧10米处,发现一个昏迷在街面上的男性,该男性后被证实为郑佑平,他刚参加完前晚7点举行的徒步三环活动。

空军医院在6点30分左右接到了120急救电话,据出诊的简医生说,7点05分120到达现场时,郑佑平已经死亡了10分钟以上。经法医鉴定,郑佑平无明显的外伤,警方在此后也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初步认为郑佑平为猝死。

第一个到达他未找到终点

昨日上午10点过,记者和死者的妹夫汤先生一起前往柳江派出所,看到了死者死亡前留下的监控录像。在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中,8月5日凌晨3点01分左右,郑佑平出现在三环路内侧琉璃立交前100米处,在镜头中,郑佑平从一个台阶上跳下,在行走了10米后,在一个路口张望了几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又继续向前奔跑,随后就消失在了镜头中。

这里,距离郑佑平的死亡地点还有700米左右,已越过了预定的终点琉璃立交100米。而此时,活动后来评出的第一名李南还没有到达终点。

监控显示,3点零2分,郑佑平已跑过终点,比官方的第一名成绩3点零8分还快。

终点无标志?家属认为组织者应担责

为何他会在终点后继续奔跑?活动终点又为何没人为他登记成绩?昨日下午4点过,记者和汤先生一起找到了活动的组织单位,成都市老体协徒步健身俱乐部。汤先生认为,郑佑平参加了活动,但在终点处没有工作人员等待接迎,让他无法确认终点,这是他继续向前奔跑的直接原因。

徒步俱乐部负责人秦树端说,郑佑平参与活动时是自愿参加,并不是俱乐部的成员,没有穿着统一的队服,也没有给他们留电话,因此俱乐部无需为他的生死负责。而且郑佑平的行走速度过快,已经超过了第一名的速度,这才是他出事的直接原因,在到达终点前,他没有和任何负责人取得过联系,也没有要求过帮助。

秦树端还表示,活动过程中始终有巡逻车在队伍前后穿梭,如果是他们的队员,都知道到达终点后在终点原地等候,据他说,终点的工作人员在3点30分左右抵达终点。

在柳江派出所,汤先生看到了郑佑平的遗物,他随身的双肩挎包,对讲机,护膝,矿泉水都已在现场找到,钱包和现金也没有丢失。不过死者的一部三星照相机和摩托罗拉户外手机不见了,家属准备通过尸检确定死因。>>对话家属

昨日下午6点过,记者在郑佑平位于双流的租住屋内见到了他的妻子唐菊,她和郑佑平同岁,今年也是39岁。

华西都市报:您现在的精神状态好些了吗?

唐菊:好一些了,但仍然很悲痛。我和他(郑佑平)还有一个九岁的儿子,今早上一直在问爸爸去哪儿了,我没忍住告诉了他实情。他一天傻愣愣地不哭不笑,让我很担心。

华西都市报:您认为丈夫的死因是什么?

唐菊:我的丈夫是个徒步高手,之前经常参加徒步活动,网名叫无名散人,在驴友中很有名,此前曾经爬50多公里的山路都没有过问题,在参加活动前身体也一直很好。

华西都市报:您现在准备为丈夫进行尸检以确定死因吗?

唐菊:我想应该是的。

留下价值百万软件 征集高手出谋划策

唐菊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郑佑平曾是巴中一名普通的初中老师,靠自学通过了电子科技大学的自考,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师。1年前,丈夫去北京闯荡,在中关村找到了一份月薪1万多元的工作。今年5月他回到成都,正准备开创自己的事业,开发“auto CAD”工程软件用于鞋业制造,软件还有2个月左右就能完成。记者咨询专业人士后得知,该软件如果申请专利,价值可以达到百万元以上。

不幸的是,郑佑平猝亡,三个开发完成的软件被三个“加密狗”锁住,密码只有他本人知道。华敏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军表示,唐菊遇到的这种情况可以通过著作权登记获得法律保护后,再与解密者签订合同,请其打开,仍然可以让亡者的专利存留于世,华西都市报今日面向广大读者,征集解密人才,为唐菊出谋划策。

>>组织者回应确存在组织不到位组织此次暴走三环路活动的是成都老体协徒步健身俱乐部。成都市老体协相关负责人陈熟说,晚上人流和车流量少,比较凉快,此前徒步一直得到交管部门支持,没想到这次会出现猝死和车祸受伤的情况。陈熟说,成都市老体协共14个俱乐部,徒步健身俱乐部是其中之一。该俱乐部每年都组织大型的徒步活动,活动前会向成都市老体协备案,但具体的组织实施老体协没有干预。

陈熟说,此次事件俱乐部确有组织不到位的情况,老体协也有瑕疵。但不排除有人在行走的过程中,因车流量少放松警惕,走到慢车道上去。另外,参与者在活动前报了名,但在行进过程中,可能有家人、朋友参与进来,这部分人群没在原先的登记中,组织者不好掌握情况。

八成主城区老人有锻炼习惯

四川省老年人体育协会秘书长曹德勇介绍,目前四川省60岁以上老年人占全省总人数比重超过14%,其中45%的老年人保持经常性体育锻炼,城市锻炼人群多于农村。具体到成都,至今年年初,60岁以上老年人已达到231万,接近全市总人口18%。在成都主城区,保持经常性体育锻炼的老年人占所有老年人口数的80%。

因老年人身体状况特别,省老体协和成都市老体协每年组织比赛都小心翼翼,“最担心安全出问题”。曹德勇说,老年人的体育比赛不主张竞技,更希望通过参与获得乐趣。今年省老体协将举办老年网球、钓鱼、柔力球、乒乓球等比赛。每一项比赛前,主办方都会与参赛的老年人签订《参赛申请书》,参赛者声明身体没问题,如比赛过程中出现问题自行承担。申请书上参赛者和家属都要签字。

曹德勇说,这样做是为减轻主办方的负担,“提前打个预防针”。由于赛前准备工作到位,近几年的比赛没有出现过重大伤病或猝死。曹德勇认为,不能把老年人锻炼或比赛出意外这件事看得太大,“即便年轻人也可能出意外,如果安全防范做到位,管理到位了,出了意外也无法避免。”

去年两骑游队会员在新疆车祸身亡去年10月,成都市老体协自行车骑游俱乐部的两名会员到新疆旅游骑行。在库尔勒油田专用公路正常骑行时,被一辆汽车从撞到,两位会员被撞身亡,肇事车逃逸。

明天将组织“千人万公里骑行”明天是全民健身日,成都市老体协自行车骑游俱乐部将组织千人万公里骑行活动。该俱乐部秘书长周锡光说,除新津外,成都各区市县都有分队参加,共21个队,在成都市体育中心集中后,就分散到东西南北4个方向的绿道去骑行。周锡光说,组织骑行一直很重视安全问题,此次特别准备了统一的队服、头盔,每辆车子也都经过了检查。另外还准备了队旗和标志旗,每个队伍里都有安全员。“加入俱乐部之前会员就都已经签过字,是自愿申请、安全自负、自费旅游、自我服务。”周锡光说。

挂号预约系统

医院预约挂号

名医汇

怎么网上挂号